第四章 养龙护龙

夜色已经深沉,夏夜的北斗,斗柄仍然指向南方,仿佛凝固了一般,纹丝不动。

其实时间已过去了很久,午夜的微凉袭来,阵阵寒意。

普安王手执法器,神色庄重,他凝视谛听,仔细分辨,不错过任何一丝异动。

他幻想过无数种云阳先生从天而降、突然出现在面前的场景,然而,没有一种场景成为现实,似乎幻想永远只能出现在梦中。

多少次梦中醒来,眼角还有泪水余光。

以往与先生形影不离,并没有觉得相处时光的珍贵,现在分别久了,特别是每天身处凶险境地,对先生的思念格外强烈。不过,无论哪一次,都没有像今天这样迫切。

每一阵微风,每一次草动,每一声虫鸣,都令他为之一振。

一个云影天光的微妙变化,都会让他以为是先生的化身与降临。

时光像流水一样逃走,先生却没有如期到来。呼唤未果,天亮了。

“龙宝,你过来?!逼瞻不嚼炊?,“这个交给你,你收好了,这可是整个普安恐龙家族的希望?!?/p>

“父王,您?”龙宝有些疑惑不解。

“你拿着这个法器,到天界走一趟,去请云阳先生,先生如果安好,见到法器,一定会同你一道回来。先生如有不测,你速速返回?!逼瞻捕_痰?,郑重的神态前所未有。

父王神情严肃,语气沉重,龙宝感觉事态比自己想像的要严重得多,他不敢有丝毫懈怠,在父王和众恐龙的注视下,背负着殷切的期盼,迅速启程。

路途的遥远令他感到新鲜又刺激??至迦旱牧傥V赝?,令他觉得使命神圣又沉重。他是普安与龙女的儿子,是神龙与海龙的后代,虽然外型常为恐龙,但具备天界的特异禀赋,他纵身一跃,跳入密林之中,踏上了寻师救世的道路。

天上一日,地上一年。这样的说法由来已久。龙宝是不相信这样的古老传说的,但是当他到了天界,见到自己父亲的父亲,也就是祖父的时候,这才相信这一无稽之谈确实是那么的真实。

那天,龙宝来到南天门,被天兵护卫官拦住去路,他拿出云阳先生的法器,诉说父王普安的请求。

天兵回禀过后,神龙王高坐宝殿。龙宝抬眼观看龙案后的神龙王,暗自惊叹一把年纪的他,居然没有丝毫的老态龙钟。

神龙王带着复杂的眼神看了龙宝一会儿,问明情况后,让龙宝不要再耽搁,直接返回地面。

“什么,祖——神龙大王,我是来请云阳先生的,不能连面也见不着就打道回府,这样怎么对得起父王和恐龙家族的重托?他们都在生死关口,翘首以盼,我不能空手而归呀,好歹您得让我见一面云阳先生,请大王三思?!绷ψ偶钡乜仪蟮?,几乎要急出眼泪。

“不必了,不是我不让你见云阳,是他自己不会见你?!鄙窳跸蚝筇费雒?,一副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的姿态,似乎还对当初普安下地界的决心,心生不满。

“为什么?他是父王的老师,这是他留给父王的法器,他一定会见的?!绷ρ锲鹗种械姆ㄆ?,带着哭腔说道。

“既然如此,何不通过呼唤法器来传唤他呀?”面对这个执着的小孙子,神龙王慈爱之心油然而生,打趣地问道。

“法器失灵,父王传唤一夜,才委派我前来请——”

“好了,好了,你自己去找他吧?!毖矍盎⑼坊⒛缘男∷镒?,越看越可爱,可是碍于众神仙的面子,又不好对龙宝过于亲近,于是表面敷衍着,打发龙宝快点离开大殿,实际上另有打算。

在护卫官的带领下,龙宝忐忑不安地走在通往练功天台的路上。

“神龙王说给你一刻时间,时间一到,就请小主自动打道回府,省得我劳神费事?!被の拦偬嵝训?。

“天界的时间观念可真强啊?!绷π睦锓薹薏黄降叵?,“神龙王可真无情,难怪父王当年被罚下地界?!?/p>

他不想招惹谁,只想以最快的速度见到云阳先生,出来这么长时间,还不知父王、母亲、乖妹,以及大家情况怎样,他心急如焚。

“唉,怎么说呢,你也算运气太差,怎么说也算是神龙王的亲孙子,可你父亲,唉,放着好好的太子不做,非要去做什么普安恐龙王。真难以理解,想不通啊?!被の拦俨晃尥锵У厮?,也许常年看门护殿,积攒了一肚子的话像流水找到了出口。

龙宝不再搭话。他心想,“如果想通了,你就不是你了,更不会在这里了?!绷涂推赜Τ凶?,转而又问,“云阳先生现在情况可好?”。

“别怪我多嘴,云阳受你父亲牵连,在龙王面前失宠,已经很少见到了,他现在的职务是养龙官,负责豢养龙池中的幼小神龙,龙池就在你父亲当年练功的天台旁边。除了这两个地方,他闲暇时间也会经常呆在御书房?;安欢?,声不高,属于天界的边缘人士,要说起来人倒是不错,对我们挺客气的?!?/p>

“原来是这样?!绷τ檬职戳税囱涞姆ㄆ?,心里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
“这里就是天台,那里是龙池。云阳先生不在这里就在那里。你自己去找吧?!?/p>

练功天台是一处悬空的平台,平展的岩石,从远处看,就像一朵撑开的巨大荷叶,浮在水乳般的云雾中,若隐若现。龙宝从小到大,不只一次听父王说起过这里,所以他对眼前的景致一点儿也不陌生。

“云阳先生——”龙宝在天台转了一圈,没有见到任何踪影,于是双手当做喇叭筒,呼唤云阳先生。

他从天台靠近悬崖峭壁的一侧,沿着石阶,下到龙池边沿,那里更是云雾弥漫,咫尺不见身影,依稀可见池中有什么在缓缓游动。他照例又呼唤了几声,回答他的只有扰动云流雾转的呼呼风声。

“嗷!嗷嗷——”

一只威猛的白色古兽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,龙宝吓了一跳,摆出迎战的防御姿势??墒悄前肴烁叩墓凡坏挥猩撕λ囊馑?,反而用嘴轻轻叼住了他的裤脚,把他往一个方向拖拽。

“这一定就是看守御书房的啸天兽了?!绷π南?,跟着它一路小跑起来。

经过九曲回肠一样的画坊游廊,在一处幽静的去处,有一座别致的院落,里面遍植花卉树木,树丛掩映着三个大字,正是“御书房”。

啸天松开龙宝的裤脚,连蹦带跳进了大门。

龙宝进到房中,看见一位鹤发童颜的老人正端坐在书桌前,聚精会神地阅读,面前冰瓯雪椀,一身白衫更显得老人精神矍铄。

“来者可是龙宝?”老人头也不抬地发问。

啸天对着老人轻吠一声,转身溜出房门。

“是。您,就是——云阳先生?”龙宝颤声问道,一脸敬仰的神情,云阳,这个名字,早已经由父王的口耳相传,印在他的内心深处。

“正是在下。你的父王现在情况如何?快对我细细说来?!?/p>

龙宝就把普安恐龙家族遇到暗黑原力,遭受重创的事,原原本本讲来,最后讲到父亲用法器彻夜不眠地呼唤恩师,却得不到任何回应时,云阳先生长叹一声:

“不是为师不回应,而是法器不在,希望你父王普安不要因此错怪为师?!?/p>

“不在?是为什么丢失?”龙宝此前已经猜中,但是他想不通云阳先生如此严谨,这么重要的法器,怎么会丢失。

“并没有丢失,而是被神龙王没收了去。你父亲被贬下地界的当天,我的法器就被没收了。我想,神龙王毕竟是他的父亲,放在他那里也好,有了紧急呼唤,他不会置之不理,哪知道,这么久以来,没有任何消息。我常想,难道是普安把我忘了不成?”

“云阳先生,父亲并没有忘记您,相反,白天征战毫无片刻闲暇,夜深安静,每每思念您到天亮,有时甚至泪流满面?!?/p>

“唉,我又何尝不想他,毕竟是我一手带大,跟随我学艺多年??焖?,他一定是遇到了什么难题了吧?!?/p>

“现在整个恐龙族群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,父王察觉到是深藏地心的暗黑原力在作祟,破解无门,损兵折将,这才专程派我前来联系先生,解救普安恐龙脱离危难?!?/p>

“我这就去面见圣上,求神龙王开恩,把法器交还给我,并求他恩准我下到地界,助我爱徒普安一臂之力?!痹蒲舯咚当哒业矫娉囊路蠢此绞币彩且顾拚饫锏摹贝俚囟粤λ?,“你暂时在这里等候,我去去就回?!痹蒲羲底啪鸵庾?。

一团白雾跃到云阳跟前,停下来仰望着他,原来是啸天兽不知从哪儿兜了一圈转回来了。它的嘴里叼着的,正是云阳被没收了的法器。

“我儿普安有难,云阳速去辅佐?!鄙窳醯纳舸?,带着凛然不可抗拒的威严。

“谢主隆恩!”云阳先生鞠躬到地,俯首叩拜。

“祝你们师徒旗开得胜,马到成功?!?/p>

“谢神龙王!”龙宝与云阳一同跪地答谢。

普安见到云阳先生,百感交集。师徒二人唏嘘涕泪,来不及诉说思念之苦,就投入到拯救普安恐龙的战役中。

云阳先生运用在天界养龙的经验,开山劈石,在崇山峻岭间挖掘出一个巨大的龙缸,深数百米,面积数千平方里。四方形状,引来石笋河的水灌注龙缸,反射映月洞的月光照亮缸底。采来缸壁上的草药浸泡缸水,为刚出生的小恐龙建造一个舒适的龙池,在龙缸内生长的小恐龙,由于得到悉心照料和喂养,体质增强,成长迅速。接受云阳先生的洗礼后,跟着云阳和普安学习本领,很快成长为恐龙战士。

看着演兵场上一批批茁壮成长的新生后备力量,普安露出欣慰的笑容,云阳先生也加紧制定作战计划,召集骨干力量,集思广益,研讨怎么把久无动静的暗黑原力引出地面,一网打尽。

可是,还没等他们拿出完美的方案,敌人先一步下手了。

一日,云阳先生趁早在山间采集草药,普安带领龙宝在边疆巡逻。他们万万没有料到,仿佛消失了一样的暗黑原力,趁虚而入。

它们扫荡了龙缸,搅得缸内天翻地覆。刚出生的小恐龙由于年幼体弱,很多被掀出缸外,又被摔落缸底,惨遭蹂躏。

紧急赶回的普安王和云阳先生,望着满目疮痍的龙缸,心如刀绞。

“看来,我们还是低估了敌人的力量和野心?!?/p>

“是啊,这股地心暗黑原力不仅仅是要吸吮吞吃几个生灵,祸害几片家园。它们野心勃勃,手段毒辣,妄图斩草除根,大有吞掉所有动物,统治整个世界的狂妄?!?/p>

“我们在明处,它们在暗处,这样就造成了我们被动挨打的局面?!痹蒲粝壬治鏊?,“不如我们变被动为主动,引贼出洞,再一网打尽?!?/p>

“可是我们的战士还不够强大,不足以与敌人形成顽强的对抗。敌我双方力量悬殊。而且,我们的防务薄弱,敌人趁虚而入,损失难免?!?/p>

“这个问题我有办法,不用操心,以后再也不会出现类似的情况?!痹蒲糇孕怕厮?。

“哦?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先生准备运用原力?”普安问,他隐隐地猜到点什么。

“对,在龙缸四周设置一道完全封闭的原力防护罩?!?/p>

“???那需要耗费多少元气??!不行!我不同意先生这样做!”

“不用多说了,现在当务之急,是建立起自己能征善战的团队力量,有了拳头才好打仗?!?/p>

“再想想是否还有其它的办法吧?!逼瞻菜档?。

“时间已经不允许我们再过多犹豫了,就这样吧。何况元气还是可以恢复的?!?/p>

“那是需要很长时间的,并且需要集聚大量的天地精华和灵气?!?/p>

“作为一个统帅要以大局为重,果断决策,如果思前想后、优柔寡断,是容易耽误大事的?!?/p>

“可是……”普安还想竭力劝说。

“就这样定了?!痹蒲粝壬蝗葜靡傻鼗恿嘶邮?,似乎要斩断所有的顾虑。

随后,云阳先生不仅在龙缸外围,而且在普安地界的重要边关,运用原力,建成?;で?,域内的生物都能受到这种原力的?;?,这种力量是正能量的原力,一旦地心负能量原力遇上这种正原力,就会正负互相抵消,达到消灭邪恶能量的目的,?;そ缒诘纳锩庥谑艿礁耗芰康那趾?。

自然界有很多这种神秘的正负原力,云阳先生的这种非常能量,并非天生,而是与他长期自我修炼分不开的。一般情况下,他不会轻易动用这种力量,现在为了?;ば】至推瞻擦斓?,先生也是豁出性命了。

普安龙王在云阳先生的协助和?;は?,加紧训练恐龙战士。日子一天天过去了,战士们逐渐成长起来。

忽然一天,边关的哨兵传来报告,发现异常现象——飞行的鸟儿垂直跌落,植物很快成片枯死,动物异??裨瓴话?,情况与以往暗黑原力出现时非常类似。

云阳先生与普安对视了一下,他们明白,一场交锋即将到来。(未完待续)

(云阳县普安恐龙化石管委会供稿)

?

Copyright © 2008-2016  云阳网 版权所有  主办:云阳县委宣传部  承办:云阳报社